2015年3月8日 星期日

【保育文華里】拜師學藝雕圖章 @ 上環圖章街

上環圖章街, (我咁大個人都未去過, 認真失禮), 今日一行二十人去拜師學藝雕圖章!! ...超興奮


今日工作坊, 正正就在情懷十足的文華里街頭, 面對一系列飽歷風霜的排檔, 由吳師傅教我們這套中國傳統手工藝.


師傅每人派發一枚石章, 首先教我們要將底部用粗砂紙磨至平滑...


而師父巡視協助我們就說:「唔~你磨得唔平喇...你就凹咗喎」, (?在場只得師傅一個睇得出, 我哋全部唔知點睇平定唔平??)


我唯有磨了又磨, 師傅走來一拿上手「幾好喎, 磨得唔錯…(真係??我只係一味死力磨咋喎), 之後就用鉛筆畫一個十字, 找出平衡點」


我今日分配到一粒叫肖山紅, 另外朋友白色的叫青田, 有否發現明顯我的肖山紅比較短?? 因為我剛少不停磨磨磨, (估唔到咁易磨走咁多~驚驚地).



之後就寫字, 師傅輕而易舉就可以反轉寫出中文字, 並說:「隨心就得, 無所謂嘅, 最緊要造得開心...(你講就易, 我完全唔知點攪, 於是就說:「師傅呀..不如幫我寫個「仁」字吖」)


師傅即時答應「你想寫隸書, 定篆書呀?(無所謂..你話點書就點書), 師傅停一停:「我就梗係唔想輸啦...(估唔到吳師傅都係GAG人喎)


登登登凳這就是師傅給我的「仁」字真跡…(其實我覺得似擘大咗口嘅史諾比多啲).


而夾住我的石圖章的工具, 就是另一位周師傅的個人收藏「E個樞, 我用咗十幾年架啦, E家香港應該無得賣, 大陸應該仲有嘅, 夾住嚟雕刻用架」


揚言一刀走天涯的吳師傅手起刀落極速雕出一個「王」字不過大家卻一臉芒然.「初頭慢慢啦今日大家當認識一下基本功先啦唔識係正常架」(!!咁難雕架我都係Keep起真跡圖章, 留為紀念算喇…)


與此同時, 另一檔的檔主找來一粒最最最值錢的田黃石給大家欣賞, 這亦是任太的非賣品, 任太解釋:「市面田黃石大約1萬蚊1g~人民幣」. 任太手執的田黃魚仔已經有5g.


(! 唔學唔識寶, 我頭先仲摸嚟摸去, 一粒好似抗生素大細嘅石頭, 5萬蚊...嚇到我即刻放返低), 聞說福州山上有石, 跌落在一個只有幾畝的田, 而後人發現, 從田掘出來的石, 非常潤又合適雕章, 因而被炒起, 年年升值


另外, 跟周師傅傾談中, 他有感而發指:1990-1993, 每日我開檔前, 一定有幾個日本人等我開舖, 當年最風光, (E家做咩人生意多呢?), E家咩人都唔多, 根本無人嚟...(…我好似問錯問題, 令師傅有啲尷尬...唔好意思)


原來, 當年公價150元雕一個圖章, 因為有人鬥價, 甚至只收70元一個, 不過就拿上大陸製, 質素自然下降, 當年圖章街更被那些敗類影響, 污名成「行貨街」, 所以人流愈來愈少. (點解行行都總有啲, 一個累全家的衰人, 最鬼憎人鬥價)


今日好開心, 因為又可以玩, 又可以聽幾位師傅講故事, 全靠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的策劃. 原來今次的「排檔創新」活動, 是因為早前, 花園街排檔連續兩次失火, 從而衍生出大眾關注排檔的問題, 繼而變出今次的保育計劃.


兩年前, 設計院開始參與後巷改善計劃, 希望可以保留昔日傳統工業, 更加希望加入不同藝術元素.  除了吸引更多香港人, 及遊客之餘, 同時告訴大家, 香港不止連鎖集團及大商場, 香港仍然有充滿人情味的小店, 希望有朝一日, 可以將香港由消費形旅遊, 變成為文化形旅遊


到時如果成事, 遊人質素, 甚至環境污染問題應該都會有很大的改善, 最起碼一些舊文化, 傳統創意小店, 全部也可以繼續生存, 繼續為香港添上美麗的顏色.  (我真心唔想全港九30間商場, 都係一模一樣的海港城, 因為我要行小店!!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